王大姐文学网
当前位置: 王大姐文学网 > 历史小说列表>

我的钢铁帝国

更新时间:2022-04-28 21:24:51

我的钢铁帝国连载中

我的钢铁帝国

作者:背着家的蜗牛分类:历史主角:赵煦鸾儿凤儿字数:2334858男频

最后章节:第1165章 等待[连载中]

历史小说《我的钢铁帝国》一定要向大家推荐,这是背着家的蜗牛编写的,整个故事构架完整,赵煦鸾儿凤儿等人物设定非常立体,中间有不少反转出现,非常惊喜,小说讲述的是:一闭眼,一睁眼。赵煦发现自己成了一名皇子。美人妖娆,封地很远,国家很乱。而他只想守着自己的封土逍遥自在。只是若有敌人敢来犯,只让他有来无回,心胆寒……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刘福,拿着本王的手谕把燕郡的豪族请来。”

赵煦回了寝殿,凤儿和鸾儿拿来了笔墨纸砚。

俗话说,预先取之必先与之。

当下,他的拳头没有燕郡豪族大,硬扛是不行的。

毕竟在这种边疆混乱之地,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死于非命。

所以表面上还需要和他们假意搞好关系,麻痹他们。

当然,他最重要的目的是从他们口袋里把燕郡搜刮的财富给掏出来。

同时,这也是一种试探,他要看看燕郡不同豪族对自己的态度如何,以便拉拢分化。

他虽热血,但不莽撞,正如伟人说的,要把朋友搞的多多的,对付真正的敌人。

“是,殿下。”

刘福等候在旁。

等赵煦写好了字,凤儿又去前院门房把一直被张寒霸占的燕王印取来,盖在手谕上。

拿了手谕,刘福转身要走。

这时候,王府外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。

赵煦心中一紧,张寒刚被囚禁,便有人打上门来,必然是府内有人内外勾结,把消息传了出去。

想趁他立足未稳,把他掌控起来。

毕竟,世人都知晓他是个疯王,只要把他再次幽禁,即便他不疯,也能对外继续宣称他疯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鸾儿胆小,遇到这种事本能的害怕,手不由搭在赵煦的胳膊上,凤儿则掐着腰,柳眉倒竖。

“你们呆在这,本王去去就来。”赵煦一阵愤怒。

他脚踩的是他的封土,他身边的,是属于他的美人。

既然来到这个世界,他必要守护这一切!

捏紧拳头。

他令刘福等十余个家丁拿上刀剑随自己出去。

他没有后路可退,只能勇往直前。

来到王府正门。

这时就见一群黑衣家丁拿着刀剑在和王府侍卫缠斗,地上躺了十余个黑衣家丁还有一些侍卫。

“你们是谁家的奴仆?好大的狗胆,竟敢擅闯王府。”一个身材高大,身披褐色盔甲的将领喝道。

“我们奉张王傅之名而来,府内有人暗害燕王,我等前来营救,识相的让开,否则治你一个叛逆之罪。”领头家丁高喊。

“放你娘的屁,本将戍卫王府,怎么不知有此事!”将领大骂,“我看你们是想谋反!”

“他们就是想谋反!张寒谋逆,被本王拿下,尔等再不退,当以犯上谋乱处死!”赵煦挺身而出。

“燕王!”

将领回头看到是赵煦,大惊失色,家丁们同时怔住。

“走!”

燕王现身,他们的计划被拆穿,黑衣家丁立刻四散退去。

侍卫们正要追赶,但被将领叫住。

王府门前当值的侍卫本就不多,又有十余人受伤,此时去追,就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

“常威。”

赵煦在记忆中找到此人的信息。

此人乃是皇帝赵恒在禁卫军里给他选的侍卫统领,负责统御王府的一百个侍卫。

从凤儿被张寒欺负时用常威威胁他,可见此人和张寒不是一路人,这让他有些庆幸。

正是想通这点,他才决定大胆行动。

“末将常威,参见殿下。”这时,将领来到这赵煦面前,重重一抱拳。

盔甲发出叮铃的金属交击声。

“免礼。”

赵煦的目光还在逃跑的家丁身上。

这些人一看便是豪族圈养的家丁奴仆。

他无法想象,燕郡这些豪族竟猖狂至此,胆敢勾结王府王傅对付他。

“刚刚听闻殿下的疯症痊愈,如今看来是真的。”常威行礼后,上下打量了番赵煦,言语淡淡。

按规制,侍卫没有命令不得进入王府。

所以他无法进入王府恭贺。

“的确如此。”赵煦皱了皱眉头。

这位侍卫统领表情甚是冷漠,不像凤儿和鸾儿般高兴,

不过也是,从京师一路到燕郡,他和这位侍卫统领并无交集。

什么事都是张寒和他沟通。

“恭喜殿下,殿下痊愈乃是喜事,张寒此等奸佞小人被拿下更是好事,既然如此,殿下可否补了我等三个月的俸禄。”常威抱拳,“眼下,将士们食不果腹,饿的拿不起刀剑,不然这些毛贼怎能伤了他们。”

这个时候不该提及这种事,但他实在忍不住了。

赵煦疯不疯傻,对他来说无关紧要,他只是不想再看自己的兄弟们饿着肚子保护燕王府。

他的性情一向如此,又直又爆,在禁卫军一向不受上司喜欢。

所以才被算计,推荐给皇上,派给了燕王。

来燕郡本不是他所愿。

但既然来了,他也只能认命,想着能抗击北狄,一展男儿抱负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到了封地后,不说打北狄人,一连三个月他和侍卫们没有一文钱的俸禄。

他们都是带着一家老小过来的。

现在,个个家里都要揭不开锅。

以前,他问张寒俸禄的事儿,张寒便言里言外拿捏他,让他对其俯首帖耳。

他自是不答应,此后,张寒便一直推脱。

如今见到赵煦,加上侍卫们又受伤颇多,他的暴脾气忍不住了。

“俸禄?”

赵煦这时想起账册上这三个月根本没有给这些侍卫发俸禄的记录。

这钱似乎也给张寒吞了。

“实不相瞒,你们的俸禄都被张寒贪了,王府账上也没银子。”赵煦叹了口气。

常威和侍卫们闻言,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。

他们本就因为被欠饷而恼恨。

现在为了保护王府又受伤,燕王一句王府没银子,让他们心彻底凉了。

“我们拿命保护殿下,殿下真是铁公鸡一毛不拔。”

“没银子?骗人!”

“这劳什子差事不当也罢。”

“……”

侍卫们群情激奋,常威更火了。

他在禁军耳听眼见朝中将领,勋贵贪赃舞弊,克扣士卒军饷。

心中对大颂的权贵早已没了好感。

本能认为赵煦和他们也无区别,只是想克扣他们的军饷,于是厉声道:

“殿下莫说笑,王府如此大的家业,竟连我们的俸禄也发不出,是否殿下也和张寒一样,只是舍不得银子?”

赵煦暗道坏了。

俗话说当兵吃粮,拖欠军饷导致哗变的事在历史上比比皆是。

若侍卫们反了,他就失去了唯一的力量。

所以,当下他必须稳住侍卫们。

“绝非如此,你们给本王三天的时间,本王就算把王府卖了,也给会你们发俸禄。”赵煦斩钉截铁。

审问老账房的时候。

老账房说张寒前些日子把贪的银子偷偷运回京师了。

所以,现在王府还真的只有几十两银子,根本没法发俸禄。

而这几十两银子还要用在他谋划的事情上。

现在唯一的希便是他的谋划能够成功。

“末将就再等三天。”常威抱拳,“殿下,将士们不是贪财之辈,今日,也是拼了性命保护殿下,希望殿下不要让我等寒心。”

赵煦望了眼躺在地上呻吟的侍卫,心里一阵愧疚。

在被欠饷的情况下,这些侍卫还如此拼命,个个都是耿直的汉子。

“本王说到做到。”赵煦神色郑重,他绝不是在忽悠常威。

将心比心,想要得到这些侍卫的尊重,他总得像个燕王的样子。

常威点了点头,让侍卫们散去。

赵煦这时丢了个眼色给刘福。

刘福会意,带着手谕去请燕郡豪族,首先到了燕郡张家府上。

……

“燕王疯症痊愈了?”

张家花园里,三个中年男子正在品茶谈笑。

刘福禀明来意后,坐于主位的男子露出故作惊讶之色。

他正是燕郡第一豪族的张家的家主,张谦。

“请转告殿下,在下身体不适,恐怕无法亲往,下午会派遣府中家丁前去探望。”张谦轻轻吹着茶盏里的热水。

刘福脸上的笑容凝固又舒展开来。

来之前,他便料到会如此。

燕郡豪族对燕王府的轻视即便在民间也有传闻。

大颂立国二百余年,燕郡一直都是燕郡豪族的天下,豪族在这里把持一郡大小事务。

如今突然来个燕王,要凌驾于他们之上,拿走他们的权力,他们自然不乐意。

而且,如今燕州兵荒马乱,百姓不得不靠依附燕郡的豪族抵御来自北狄人的侵害,这加剧了皇家权威的衰弱。

“我会如实转告殿下的。”刘福也不多说,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,就说黄家和杜家也去不了,会有下人前去的。”另外两个中年男子露出揶揄的笑容。

刘福心中冷哼一声,径直离去。

他清楚,燕郡张家,杜家和黄家互为姻亲,乃是一丘之貉。

“呵呵,燕王以为自己病愈了,就能号令我等了?真是笑话。”刘福走后,张谦冷笑一声。

黄家家主黄宇附和道,“就是,他母家不过一寒门,无权无势,不疯的时候也不受皇帝待见,据说在宫中也因母家出身低微,常给其他皇子欺负,还钻过其他皇子的裤裆,哈哈哈……”

“真是可笑啊,他怕是大颂立国以来,最卑贱的皇子了。“杜家家主杜铭脸上俱都是鄙夷。

“哼,所以至少也得有自知之明啊,如今燕郡上下的官员哪个不是出自我们几家,识趣的,应该是他来拜会我们才是,不然他就别想在燕郡待下去。”

“哈哈哈,的确如此,再者,六皇子可是和我们打过招呼了,就是欺负他又如何?出了事,那也有六皇子给我们撑腰。”

“只是这疯症怎么就自愈了,他找我们又有何事?”

“肯定是田产的事儿了,那个张寒把王府的田产都卖给我们了,只怕王府下面要揭不开锅了,哈哈哈……”张谦大笑起来。

黄宇和杜铭同声大笑。

“咱们是公平交易,又没犯法,他无法奈何我们,要是他实在不识趣,大不了花银子寻些亡命之徒,弄死他。”

“哦,对了,咱们的人撤回来了,那个常威倒是很能打,错失了机会,不然定让这燕王被幽禁到死。”

……

跑了一上午。

中午的时候,刘福一肚子气回到了王府。

把情况都说给了赵煦听。

刘福走后,赵煦就去了门房。

这是张寒处理政务的地方。

在这里他翻阅了不少公文,对王府和燕郡上下基本有了了解。

“殿下,这些燕郡豪族太可恶了。”刘福出口抱怨。

他本一穷酸书生,老母重病无钱医治,这才卖身王府换几两碎银买药。

因为深知民间疾苦,所以本来就对豪族没有好感。

这一趟把他气得够呛。

“坐下歇歇,满头大汗的。”赵煦面色如常。

刘福心下一暖,但没坐下来,赵煦如此亲和让他受宠若惊。

毕竟以前在王府他都是被吆五喝六的。

“这就是本王让你请燕郡豪族的原因,大体摸清谁是敌人,谁可以笼络。”赵煦边说边合上燕郡的户籍册。

他十分清楚,现在王府势弱,燕郡的豪族势大。

他深恨燕郡豪族欺凌于他,但眼下又没有力量对付他们,只能徐徐图之。

所以就像伟人说过那样,要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对付真正的敌人。

依靠燕郡的百姓是对的,但也需要拉拢豪族中的可用的,增强自己的筹码。

刘福读过书,也是个机灵的人,霎时便明白过来了。

燕郡的豪族不可能铁板一块,平时少不了为了利益狗咬狗,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冲突。

那豪族里占上风的自然对王府不屑一顾,而那落下风的自然会想着借着王府打压对手。

如此一来,王府便可以拉拢一些豪族来对抗另一部分豪族。

想到这,刘福露出敬佩的神色。

燕王不但疯症好了,现在也表现出了一个皇子该有的智谋。

他承认打晕那个家丁有赌的成分,但显然,他赌对了,

燕王不是蠢笨之人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  • 白云迷路2022-04-14 04:23:10

    在赵煦疯傻时,他们能够通过幽禁赵煦控制燕王府,甚至整个燕郡。

  • 高高迎小蝴蝶2022-03-29 13:24:54

    赵煦淡淡笑道:不要担心,旁观即可,本王今晚要查出府内的奸细。

  • 纯情笑樱桃2022-04-23 15:09:52

    即便如此,用这么多家产来搏这门生意,也得冒很大的风险。

  • 黄蜂强健2022-04-24 04:51:26

    如果能在金陵城有大量的冰卖,必然能够赚取巨量的财富。

  • 白开水狂野2022-04-12 13:50:50

    刘福心下一暖,但没坐下来,赵煦如此亲和让他受宠若惊。

  • 默默向耳机2022-04-07 23:44:50

    而张寒这个混蛋,定然中饱私囊,岂会留给王府。

  • 月亮闪闪2022-04-26 13:09:33

    这三个月他和张寒背着王府上下是怎么对待赵煦的,他心知肚明。

  • 蜜粉能干2022-04-10 00:06:15

    呵呵,识时务者为俊杰,如今燕郡上下唯我马首是瞻,与其说那疯皇子是燕王,不如说我是燕王……张寒忽然闭上了嘴。

推荐小说

Copyright 王大姐文学网(wangdaji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31684号-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