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逐娱乐圈的1.5万年轻人:要么出名,要么淘汰《一》

王大姐 14 2021-05-27 14:13:08

  追逐娱乐圈的1.5万年轻人:要么出名,要么淘汰《一》

  2020年,内娱选秀进行到第三年。优爱腾三大平台的8档节目,已经累计向市场输送近800名偶像艺人。但真正留下名字的人很少,另外一些人只能成为选秀吉普赛人,不停参加节目想获得机会。对这些选秀艺人来说,相较人气,更现实的问题在于生计。他们没有基本工资,收入多半要靠通告费维持;住宿和基本生活费有公司补贴,但钱算是借的,日后需要还回来。5月30日,无锡。距离音乐团体竞演节目《炙热的我们》录制基地30公里外的民宿里,24岁的商振博正捧着手机,坐在小院门前的长凳上对着视频编舞。他所在的男团Black ACE,是这场竞演6支常驻参赛团体之一。

  这是他3年来参加的第六档综艺节目。一年前,同样是在无锡,商振博和其他15个男孩一起,经历了《以团之名》3个多月的比拼,从100人里脱颖而出,组成新风暴和Black ACE两支男团。商振博成为“人气团”Black ACE的队长。再之前,他参加过《奇葩说》,作为颜如晶战队的一员,捧得这档辩论节目第五季冠军。那次他“圈了点粉”,但鲜少有人能想起他。2020年,内娱选秀进行到第三年。优爱腾三大平台的8档节目,已经累计向市场输送近800名偶像艺人。但在公众视野里,除了蔡徐坤、杨超越等极少数幸运儿之外,绝大多数人在节目结束后,便立刻陷入漫长的空窗期——想要表演,没有稳定的舞台;想要赚钱,接不到通告代言。他们只能以选手的身份不停“回锅”,穿梭在各种类型的综艺和选秀节目录制现场。

  他们从一个节目流浪到另一个节目,永远居无定所。这是他们在娱乐圈的生存方式,像是跟着大篷车迁徙的吉普赛人,靠赶场表演维持生计,同时也期盼着等到那个站在舞台中央、成为主角的时刻。商振博身型修长,五官俊秀,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,右臂露出一截文身,五月底也坚持佩戴毛线针织帽。一切看上去都符合偶像的标准,唯一的问题是,不红。用队友的话来说,他们是“无锡成团,无锡失业”。5月29日,《炙热的我们》首播,Black ACE再度合体亮相。在商振博的印象中,上一次团体通告还是2019年的天猫双十一晚会,已经是200天之前的事了。成团时,公司允诺的后续资源——全国巡演、音乐作品、综艺影视资源、商务代言并没有如约兑现,“只做了30%到40%”。

  像商振博这样的娱乐圈边缘人,随着各平台选秀节目的发展不断增加。以2018年——“中国偶像元年”的两档节目为例:《创造101》从457家公司的13778名练习生中,选拔出101名参赛选手;《偶像练习生》从87家公司的1908名练习生中,挑选出100名参赛者。这201位“拥有姓名”的年轻人无疑是一时的赢家,因为在他们背后,至少还有1.5万名境遇相似的练习生,甚至得不到被人看到的机会。从《创造营2019》走出的选手张铭轩,面临着更长的空窗期。按照行业惯例,不管成团与否,但凡参加节目有了曝光,身份就从练习生变成艺人。但张铭轩是“一轮游”选手,在节目中只获得2分37秒的表演机会——和其他4个男生一起表演《牡丹江》,分到他头上只有四句歌词

上一篇:什么是旅游?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你的答案是什么呢?
下一篇:盘点娱乐圈空少出身的男明星?看到颜值都想舔屏!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