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逐娱乐圈的1.5万年轻人:要么出名,要么淘汰《四》

王大姐 30 2021-05-27 14:13:24

  他珍惜每一场通告,无论大小。“像救命稻草一样,无论它曝光度到底多少,都要抓住。”《创造营2019》决赛日,100位学员返场参与直播。当天张铭轩接到通知,说另一个节目报名需要录一条自我介绍视频。他跑到演播厅走廊,举着手机一遍遍 xxxxxx 。导演路过,问他:“张铭轩你干吗呢?”“我在为我的下一个通告努力呢。”他认真回答。去年10月,他得知《以团之名》第二季《少年之名》启动的消息,果断向公司申请报名。2020年,三大平台只有优酷继续做男团选秀,这是他唯一的机会。通告是有薪酬的,算是工作;《少年之名》这类节目则属于“机会”,一个站上舞台,继续追梦的机会。2019年是原本被看好可以制造大量偶像上市的年份。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同场竞技,相继推出男团选秀。S+级项目意味着强大的导师阵容、更好的资源、最多的曝光。巨大的成功从未像眼前这样,看上去触手可及。

  内娱选秀综艺的机器昼夜轰鸣,不断复制出一个又一个偶像梦。节目组用镜头剪辑呈现出“青春、汗水与梦想”的动人故事,用“越努力越幸运”的口号为观众和练习生源源不断地输送鸡血。《创造营2020》的初舞台,王一桥和另外两位返场选手林君怡、苏芮琪组队,合作了一首《You Can't Stop Me》。三个人身穿红色制服,每一个鼓点都踩得异常用力。“我这次一定要被人看到。”苏芮琪对着镜头狠狠地说。内娱市场,练习生很难通过歌曲获得认知,因此每一场选秀竞演,都是他们的背水一战。在学校,努力就可以取得好的成绩。但娱乐圈的逻辑远比这复杂得多。人人都在说梦想,娱乐圈其实是比任何地方都更残酷的体系。每个行业能做到金字塔顶尖的都是少数,在大多数地方,普通是被应允的,一个人可以一辈子平平无奇地做着一份职业。但偶像工业不是,投身其中的人需要在很短的几年里被市场选择,要么出名,要么淘汰。

  《创造营2019》的失利给张铭轩很大打击,他从没有过这种名次靠后的经历,“感觉人生被抹上了一条黑线,我想把它洗刷掉”。他担心参加《少年之名》的结果也不尽如人意,“一下子画了两条黑线,变成了一个等号。”前阵子,张铭轩回了趟老家,看到母亲突然多了许多白发,好像一下子老了很多。周围的那些朋友,有的出国读研回来进了大公司,有的在单位准备摇号买房,有的当了老师,生活很充实,有一点辛苦,但是很快乐,“就觉得他们是每天有营生干的,有事情在做”。这让他非常羡慕。离开《创造101》之后,苏芮琪回到成都,每天埋头在练习室苦练12小时,等待下一次机会的来临。刘念回到小剧场,每周进行常规公演,穿着蓬松的裙子,每场连跳16首歌。林君怡6岁开始学跳舞,9岁进入艺校,“从我懂事开始就一直在跳舞,舞台是我唯一可以吃饭的东西。”

上一篇:盘点娱乐圈空少出身的男明星?看到颜值都想舔屏!
下一篇:在美容院上班只做美容师,不负责销售,每天只负责帮顾客 xxxxxx ,长期做下来有前途吗?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