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逐娱乐圈的1.5万年轻人:要么出名,要么淘汰《二》

王大姐 51 2021-05-27 17:06:29

  商务代言是远远够不到的,接小型推广活动也是奢望。成为艺人的这一年半时间里,张铭轩只能作为选手,不停参加各类综艺——比如科教类的《一站到底》,文化类的《最强大脑》《神奇的汉字》,还有某卫视一档未播出的运动类综艺。但这已经比大多数新“艺人”幸运很多了。20岁之前,张铭轩是“别人家孩子”,一直生活在众人的注视中。他从小做班长,成绩永远是班级前十名,“高考发挥失常”进入中南大学,主修城市地下空间工程。上大学后,他在社团玩音乐,参加数学建模竞赛,绩点保持在全系前20名。

  生活轨迹的改变,源于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。大三那年,学院安排暑期实习,他之一次进入隧道施工现场。地下10米一片漆黑,盾构机轰鸣运作,热能不断释放,越往深处走人就越燥。1米89的张铭轩踩在一条临时铺设的碎石路上,被巨大的不安笼罩着,“感觉随时可能要折过去”。“想要一种更有意义的生活。”他回忆起当时那个奇怪决定的由来,开始认真考虑微博私信中经纪公司递来的橄榄枝。他默默做了一个月功课,签下经纪约。后来,他接受了大半年的集训,被选中参加《创造营2019》。周遭的种种气氛都在向这位新人传递一种“要火了”的暗示。参赛前,同行业的人鼓励他,“只要好好努力就会有光明的未来”;走出学员宿舍,成批的站姐、粉丝拿着相机,将他和其他选手层层包围。

  商振博看起来并非不具备走红的条件:他外表不错,为人有趣,舞蹈更是国内顶尖水平——他的最新编舞作品是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,金晨之一次亮相的那段。但“红”这件事,又无法拆解为外貌几成、性格几成、实力几成。没有一个公式来指导这些年轻人,该往何处努力就一定走向成功。娱乐圈有一夜走红的案例,也有时来运转的案例,这个行业里命运的不可琢磨,像是给了每个人隐约的机会——像戈多,如果来了它就是上帝,可是它不来。与世界上任何事情一样,能走到最后的成功者只是极少数。金字塔从宽阔的底座开始向上堆积,越往上人数越少,淘汰也就残酷。选秀节目的赛制会将这种残酷放大无数倍,以娱乐的姿态,血淋淋地呈现在观众眼前。对那些在之一赛段就被淘汰的选手来说更是如此——他们代表了选秀节目的基本盘,而且,仅仅如此。

上一篇:娱乐 “八卦”中八卦是什么意思?
下一篇:未来五年美容行业会怎样?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返回顶部小火箭